• ICON聊以为句号

        凌晨1:00。我的屋子19°    刚刚在听楼上的离奇吵闹:似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先是
    那个女子的惨叫吸引了我去扒门框,门框内是空的  成为一个很好的共鸣箱~
        她说:“求求你了 我不敢了 你不要打我~~”男主人骂道:“滚,还不快滚!”主人
    的妈妈厉声训斥她,打她,比男主人都厉害,一遍一遍的问道:“你是谁?!说!跑来做什
    么?!来了就想走 啊?!你是谁#¥%%…#”并不是有口德的女人。后来那个不识趣的女
    子被赶出来,边呻吟 边下了楼,楼上重重得关门。我们是乡下地方啊……到底怎么了,难道
    是男主人摘的野花找上门来?
     
        下午mm亚楠叫我去小市场买菜,好久没去了 顺便买指甲油,和顶针,也便答应。mm真的
    喜欢跑东跑西,不像我,却是太久米有走这么远的路了,都是出门就坐车,或自己骑
    摩托,懒得不行,爸说我过几年还会胖的 说的我毛骨悚然……心里盘算着一定要控制每顿饭
    量才好……

        昨天才下过雪,天是很冷的,全副武装仍是很冷。路上我对她说,“你看前面溜的那只
    小狗,跑起来啊 腿恨不得跟水平线有45度角,二级残废啊?^_^~”然后我跟她谈起我曾经
    养过的小狐狸,我说我养过的那只小猫啊  也有类似的特点,他一到晚上12点就发疯似的跑
    出去,跑到5楼6楼的 在楼梯上呢跟你打游击   我上去捉,它就跑下去;等我下去捉,他又
    跑上去……
        他经常,会小灰毛根根立起,不是笔直向前跑,而是虎彻彻(谐音啊)的斜着身子跑,
    象惹急的猴子  小小的  特别好玩儿~
        (最开始看到他的照片或dv都是一下子就哭出来,现在时间久了  谈起来都是美好的回
    忆了)

        我比较受我爸影响,喜欢豆腐。跟mm一起买豆腐,我傻瓜般,对卖豆腐说大姐(已
    到那种即使3、40岁的人也要叫大姐的程度了,怕得罪人…)您怎么不带手套啊  大冷天的 
    多冻啊,看 都裂了~
        “不行啊  还要找钱 装袋什么的。”我才意识到,为生活奔波的女人是顾不得“奢侈”
    的保养的,(在我的概念里这是最基本的养护了)她这样劳碌,说不定养着一个因缺少必要的
    启蒙教育和关爱而没有前途的儿子,和一个喝酒赌博的男人……(听起来感觉我有些自鸣得意
    的高姿态…事实上不是的,我是很单纯很关心的问起的…… )

        今天自从妈妈到家,我就总是碎碎念一句话:“妈,我要走了啊~你会不会想我啊~”
    我的变化是突然放了假才开始的:不跟他们太耍性子了;知道给妈妈煲汤炒菜;说话淑女客气
    多了;走得时候,恋家多了——
        我总是默默的看着他们做事:拨电视,吃饭,看东西眯着眼,头向后撤些……妈妈总是
    自信的开怀大笑,爸爸想事情时会幼稚的歪一下头……

        哥哥在法国终于找到一个上海的女友,说是夏天带回家来给我们瞧瞧。这事儿成了奶奶
    那边儿人的主要谈资…… 

    后天的这个时候 我就到寝室了, 淡忘了很多,也有一些不愿提起,新的学期开始了,2004
    的背影日渐模糊,挥手离去的那个我,沉淀些、升华些、仍流动着些地……隐藏在生活的某
    处暗流,不动声色。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