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CON是的,其实我们都一样。。。

    (节日快乐。妈妈也是~我发的短信你看到了嘛~?)
    别怪我总是不写博客,杜拉斯曾说“写作等于自杀。”我相信认真的写博也算写作吧,庆幸
    我自杀倾向已经很小了吧~我年轻时曾很喜欢写日记 一本一本,大一大二也是的  乃至最近~
    只不过 日记 米有特殊情况的话 是不会有别人看的,博客呢,很多时候 我们在写给别人、
    讲故事之类……是不是有人很善于剖析自己给别人看?是不是有人很喜欢跟人共享自己的
    生活琐碎?把自己自杀的过程跟别人一起看……
      我是不是这种人呢? 说起来 我连对比较亲近的男友也不大说那些狠隐私、狠害羞的话,
    我的朋友会对我的话举一反三  因此只要我说第一句,她们就会知道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第三句
    是什么,于是才和那些说我不正常的人区别开来,她们会认为我跟她们是一类人 不是特别的    不是
    难以理解的;虽然她们往往都是那种在身边的圈子里很有亲和力的人……
        我的不善表达也许在这两年有了改善,因为似乎不是狠自闭了~然而至今让我在正式场合表现
    什么  也都是不行的,例如版聚时,身为斑竹的我,并不像个斑竹  牛头不对马嘴总算说了几句蒙混
    过关,之后就做错事的孩子般角落里呆着,只跟少数认识的人说点什么,大家都说我不合格   不像
     个斑竹;记得我和unknown刚刚去舞版时,大家都说我跟总是笑笑的她形成对比,似乎我总是摆一张
    臭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拽样……因此也米有人敢随便亲近~不过是怕生而已,也许这也算一种自我保
    护吧。只有环境不是很严肃了 我才会自在些,因此我总是试图用我不太地道的幽默感来改变气氛,试图。

        长春的春天是狠干燥的,虽然不大出门但是我知道,我整个人每日里也心浮气躁……
     其实我也有比较正常向上的举动,例如非常不同以往的:开学短短时间内就画了两张小画~
    并且不是自己留着 却是破天荒的把原稿送了人……记得这之前唯一一次送人原稿的情况是,高三还是
    高二的我把那幅在椅子上托腮思考的小可爱  在情急之下送给了某我暗恋的人。(他现在换到
    第几个女友了?什么时候心脏病发死掉啊?——我担心的是,他有米有过跟某个女孩的不纯交往?
    做的时候 心脏能不能受得了啊?……嗯 我狠好奇)而大部分时间,我都不知道到底眼睛要一直盯着
    电脑干什么,到底又干了什么,虽然做别的事情 也许同样说不上什么意义。不喜欢长春,秋天太短…
          某so请我去mamas那天,“语重心长”得跟我说:嗯,你跟我认识的营口人一样,她们都这样
    (甚至身高都一样).    ^_^不错,我们其实都一样。。。
        
       说到饭,rua今天请我吃饭,过节嘛。一路走到“一点味”我们都一直在讲话,虽然他说他过的是
    80年代的生活,我们还是狠谈得来的,难道我也那么古典……?我多想跟你一同无奈的叹气,就
    别说你怎么堕落了……
        我不过也是在十分不堪的活着……
        朋友说我很像《流浪的小孩》里唱得那种不肯停留的流浪人,他说我“是在世界中到处寻找
    寄托……”是么,至少在寻找的路上 ,我是洒脱的,很好很好,如果米找到,还是不要驻足比较好
    吧,因为 还有希望。
        我想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已经找到了让你死心塌地的“寄托”,而是被某些东西牵拌,再也上不了路……
                                               2005 0309  凌晨1:04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