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CON横眉冷对千爪指

       牢骚贴——(如果你已狠郁闷请略过)
       近日3猫作乱,连小贱亦烦。常离得远远的 若有小牲靠近 怒吼+踢打。
       照例的,得了一种叫做生理期的病。脾气暴躁 见床躺床,见人杀人。昨天躺了一天,颇觉腰疼,今天本想好好睡一觉,因为生理期等于嗜睡期。瞌睡虫狂肆虐。不巧爸爸来电话给我骂一顿 说我不该10点还不起来。被扰后打算变本加厉补回来。奈何人叫声 猫叫声不止。还不止一次出现类似哪吒脑海之类的作乱声。本来天天扫地 天天脏乱一片 我已狠不爽 加上此类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的各种骚动 打算2耳不闻 睡到死。
        起来后开始做饭,吃饭,觉得腰疼 还是躺着比较好,看小说,顺便整理一下近日烦乱的心情,正好这时畜生们也睡着 暂时安静。
        刚坐下 地方还没热乎,被凌厉的眼神责备说:那今天下午就打算这么躺着了呗?……没好气的做肯定回答。凌厉的眼神狠凌厉的瞟了2眼我,自知无力争斗,洗头,沉默,在客厅的山炮床躺下 小贱见狠久没人支声 屋子有点沉闷,就贱了几声。跑过来蹭我几下。
        的确憋劲。原本与flaw的饭局没有了,不如出去买菜 请新房客 庄子幽夫妇吃饭好了。
        修好了车子,买了梨,要给感冒了的凌厉的眼神煮糖水梨,5块钱的 可吃 可煮 便宜。
        菜买完 拿回来,得知庄子幽吃完了饭。

        煮糖水梨,放了炼乳 味道稍显怪,尚可接受。发现眼神还在睡觉,此时,作乱之声此起彼伏,好不壮观。一会抠塑料盒子 咔咔作响、一会钻到垃圾桶里躲起来 踩着垃圾桶轱辘,一会巴拉游戏手柄盒子 不停的蹬,一会钻到塑料袋子里哗哗响,同时2只不停的在物资里面奔跑,还没烦够,这时2只开始撕咬我刚替换下来的内裤 拖到床底下 像是在咬一只鱿鱼丝。

        坐下 皱眉不止,心里有千团熔浆想要迸发,连小贱都受不了 以绝食进行非暴力不合作, 更别说正处特殊时期 烦闷的我,如此不适合人类生存,哀家不忍了……

    分享到:

    评论

  • 果然够牢骚
    回复yinghao说:
    呵呵 难为你还回复一个~
    2007-11-06 00: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