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时间写博客。更别说给单位投稿了。吃饭睡觉 缝补 日常清洁,构成了休息时间的全部。连轴转18天,才可以休息。而每天我坐到那个扶梯下三角形空间的办公台,就是连续8-10小时的工作  其中吃饭扣除15分钟。连续3轮面试,在终面以4进1的形式 最终获选,只是为了证明我有可压榨的空间,比原来只多几个小钱就要拼了老命来工作。事实证明,一个优秀的管理团队,真的是以培养人才为己任的。我相信从这里出去 叫我干什么估计都不会太费事。而这个“无业游民到工作狂”的进化来说,上升曲线 有点稍微陡峭哈。

    严重的脖子疼,腰疼。如果你不幸在13路上看到一个妖精在不停转脑袋 那么那个家伙可能是我 众卿家请避让。

    已经正式工作5天多了,每天都不停的有新鲜的内容需要我学习 揣摩和熟练 各种电脑办公流程需要我熟悉,各种纸介的文本需要了解 整理 归档 等等。到了月底各种报表纷至沓来的需要我完成不说,面临店庆 各种准备工作也都是大部头的…经理和主管还不停的给我提各种要求 学各种东西…期间 还要忍受不舒服的彩妆和隐形眼镜。…迫在眉睫的情况比比皆是,今天搞不懂那个物耗表 加班到8点的我 急得几乎哭出来(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没效率 不适应这个工作呢?发展空间有多大呢,能完成我的既定目标 短期内升任为科长么?) 实在是不会整 也没有人教我…效率极低 刺激的时候 就会不停的意识到鲜鲜的存在,心疼的狠 想念的狠 充实的狠 有干劲的狠。

     事实上1月1博太丑了,为了改善局面……偶的抱怨贴结束了。来博客随便敲几个字的感觉~舒坦!…

  • 人生,从来都是打一场无准备之仗。带给你的是惨败后的气磊(copyright by 鲜鲜) 或者险胜后的刺激。没有完胜,敌损3千,自损1千5.
  • 好幸运~~

    &囧的是:偶今天在9度气温的延续里面,穿着长及膝盖的羽绒服,穿过长春的2个商业街,被无数经过的 恨不得只穿一个单层短外衣的时尚mm们盯着,如芒在背…后来 我决定边吃鸡柳边走路,这样群众就不会发现我手足无措的不知道把手往哪里摆放的样子了…

  •    牢骚贴——(如果你已狠郁闷请略过)
       近日3猫作乱,连小贱亦烦。常离得远远的 若有小牲靠近 怒吼+踢打。
       照例的,得了一种叫做生理期的病。脾气暴躁 见床躺床,见人杀人。昨天躺了一天,颇觉腰疼,今天本想好好睡一觉,因为生理期等于嗜睡期。瞌睡虫狂肆虐。不巧爸爸来电话给我骂一顿 说我不该10点还不起来。被扰后打算变本加厉补回来。奈何人叫声 猫叫声不止。还不止一次出现类似哪吒脑海之类的作乱声。本来天天扫地 天天脏乱一片 我已狠不爽 加上此类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的各种骚动 打算2耳不闻 睡到死。
        起来后开始做饭,吃饭,觉得腰疼 还是躺着比较好,看小说,顺便整理一下近日烦乱的心情,正好这时畜生们也睡着 暂时安静。
        刚坐下 地方还没热乎,被凌厉的眼神责备说:那今天下午就打算这么躺着了呗?……没好气的做肯定回答。凌厉的眼神狠凌厉的瞟了2眼我,自知无力争斗,洗头,沉默,在客厅的山炮床躺下 小贱见狠久没人支声 屋子有点沉闷,就贱了几声。跑过来蹭我几下。
        的确憋劲。原本与flaw的饭局没有了,不如出去买菜 请新房客 庄子幽夫妇吃饭好了。
        修好了车子,买了梨,要给感冒了的凌厉的眼神煮糖水梨,5块钱的 可吃 可煮 便宜。
        菜买完 拿回来,得知庄子幽吃完了饭。

        煮糖水梨,放了炼乳 味道稍显怪,尚可接受。发现眼神还在睡觉,此时,作乱之声此起彼伏,好不壮观。一会抠塑料盒子 咔咔作响、一会钻到垃圾桶里躲起来 踩着垃圾桶轱辘,一会巴拉游戏手柄盒子 不停的蹬,一会钻到塑料袋子里哗哗响,同时2只不停的在物资里面奔跑,还没烦够,这时2只开始撕咬我刚替换下来的内裤 拖到床底下 像是在咬一只鱿鱼丝。

        坐下 皱眉不止,心里有千团熔浆想要迸发,连小贱都受不了 以绝食进行非暴力不合作, 更别说正处特殊时期 烦闷的我,如此不适合人类生存,哀家不忍了……

  • “我最近瘦了”我说。  

    “胸呢?”

    “也瘦了”……

  • 可是丢了钱包 我就是很闹心!很烦躁!怎么大叫也没有用 唧唧歪歪好几天也缓不过来,我就是心疼,我就是难受!不理解拉倒 说我叽歪就说去吧……我要回家 躲到妈妈温暖宽阔的胸膛里猫起来!!
  •    comic以前叫做cartoon(卡通版),我当版主的时候征求大家意见改的版,后来卸任的时候
    出现了bug,没有撤掉我的某些版主权限,例如大信箱,看d区,在notepad发文,但是只有这些,
    并不妨碍谁
    做山大王,但是就是有那些冥顽不灵的主儿,看着你不爽,非要显示自己的责任感!将历史错误纠正!
    于是从300k信箱改到200k之后,我不得不删了一晚上信件(是那种喜欢留各种历史资料的人),
    把容量从290k+减少到190k+去适应不能看d区的不快…等等(虽然是不属于我的权限)…
        一个即将黄铺的bbs,值不值得你
    这么“拼死保卫”啊,一个老战友,确切说就是一个至今还在关注bbs的、网龄跟站龄(新站)一样多的
    老战友,有这么一丁点权限,拼死拼活非要将它们拿下,真是辛苦了啊 向您致敬~!~更奇怪的是,
    居然工作狂到一定程度连离开已久的一个老人的权限也不辞辛劳的给拿下了,真是不能理解
    那些“勤勤恳恳”之灵魂人物的想法与做法啊~~~
      总之一次又一次让人失望的东西 就让它淡忘在历史河流里面吧。即便捡起来也是腐烂一半的东西了,
    拿在手里只会污染了自己。当然 如果有什么东西把肿瘤切掉,换上新的心脏,我还是会去期待它的~

     

  •     15号是徐莹生日,那天正好跟刘畅在家里玩,一同祝她快乐,第二天刘畅便以学习这冠冕堂皇
    的理由无情的爬回大连……只相处这么一下午,火车上方知道舍不得我,这厮……我只想874 她
    100遍啊100遍……
        s在短信中说,宝贝我写了个许愿瓶扔到海里……急于得到奖赏的孩子似的让我猜写的是什么
    我是不能主动说什么的,那样显得哀家多不矜持, 不过心里还是很温暖 ~其实即使他不说什么
    这感情的存在本身便是一种承诺了,没有安全感的去要对方的承诺的人,有了对方的承诺她也不会
    幸福,而爱情的终结也就默认了承诺的取消,去求问承诺的兑现 也便是愚蠢幼稚的行为 不是么?
        然后 当我们听到承诺时 也许只能以微笑回应。不是装深沉,只是经历过那些苍白和荒凉的爱
    情,我们已经忘记了感动  越来越难爱上谁,  只因为困了累了,想要安顿下来 把感情寄放在一
    个人那里,赌上年轻,可是不会倾家荡产。是谁说的,爱情7分便足够。
        一个人在家,碎碎念到痴呆, 只想睡…
        天亮了,可是晚安。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这几日睡得都很舒服踏实,虽然没有怎么看动画 思维却很活跃 以至于白天里没有
    怎么做事,却会梦见鲜活离奇的情节。07.15日的夜里,这个梦漫长而寂寞
    …像是融了一生的无奈在里面,其实的确有一生的无奈了。因为对我来说,一成不变是
    不可原谅的…
    梦见的是一个高中隔壁班同学 ,他爸是我们村子里的人,相当有财有势了,同出自一个村子的
    关系,都是本家,父亲辈儿 和我们这辈儿,起的名字都是相近的,例如我们的父亲们都叫王守×,
    我们都叫王志×,例如这个同学叫志宇,我哥哥叫志慧。哈,有点像和尚的名字撒,不过我哥现在
    不叫“名”,而叫“字”,身份证上写的是他出生的那年的说法:大志之年。我们女生倒是不大严格的
     可是我还是叫了王紫×。这里人是喜欢说卷舌的 因此这个紫,通常读做zhi,即便到了
    市里第一的重点高中,偶尔有年轻的语文老师读成平舌zi,我都会感动的热泪盈眶。说的远了。
    我是说梦到王志宇,(跟他没什么交情,只因为白天跟爸爸讨论过他的妹妹成绩非常好)其他还有
    一个数学家 ,一个物理学家,三个白种人,一场8月节(也就是月饼节)文化祭。山峦起伏的背景。
    大概是这样的情节:
        像荔枝一样大小和颜色的球,而且像猕猴桃一样毛茸茸的,我抱了10几个,在准备那个八月节宣
    传工作,路上匆忙间掉了几个,拣了又掉,由于王志宇是学校里有名的踢球的,因此梦里也在踢球,
    被我打扰到,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却也帮我捡起球,于是作别。一个球掉到山坡下,我去找,不自觉
    来到一个像护城墙一样高的墙上,只容的侧身去走,像是一个记者 不在故事现场般的,发现这个墙
    是两条延伸至两个国家“十”字型墙,中间交叉点坐着他的设计者,一个数学家,
    一个物理学家,梦里我甚至能叫出他们的名字,ms很有名气欧洲人。 来到很远处
    的 交叉点 设计的两个人就坐在这里 的一个石桌两边静坐,并不做什么。
           他们告诉我,这个墙是没有时间的。他们设计完就没能走开,因为他们的设计
    是有漏洞的,于是它的作用就只是给人们一个希望而已,它修筑于100年前,大灾之年,据说国王会
    派有勇气的人来这个交点,成功返回的话 就能完成这个国家的一个宏愿。它的来路会有不同种的阻
    碍,更多人死在路上,然后来到这里的人也是不会成功返回的,这是个绝望的地方…因为他们的来路
    不通的,这个交点虽然没有围墙,但是如果你跳下去 几乎会死,也有活着的,但是每个星期都会遭
    受一次他来时经历的那种磨难,例如,他来时路上突然钻出锋利的镰刀 他接下来的日子里,将每周
    经历突然出现的利器的伤害,总有一次 勇者会死于非命…而100年前 似乎是个繁荣却悲惨…奢华却
    愚昧的年代…王们明知没有人成功,但是仍然用重金吸引勇士们……
          插入那三个人的故事。青年和少女历尽艰难来到这里,然而少女的手臂仍被母亲牢牢抓着,少女
    哭闹着说成全他们的婚姻吧,然而母亲严厉的拒绝了,青年就此绝望的跳了下去……我在旁边哀哀的
    望着……起床时想到,大概是男友要来接我的事困扰到我了吧~
          这十字墙是没有时间的。因为这上面的人将不老不死,然而你也一无所有。没有什么比这更痛苦
    的了,没有意义的时间,风吹日晒,活动空间狭小,没有美食,没有爱,一切变得没有意义……于是
    他们选择了跳下去,剩下的只有设计者。……就这样带着无奈哀伤的感情我起床了……一天也沉闷忧
    郁……如果人生是哪个人的一场梦,让我常睡不醒吧,因为我已经适应它了,梦和现实是一样的,有
    时候 很绝望。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07 16那晚便梦到roby睡觉时冻死了,灵魂附在一只高雅傲慢的黑猫身上,昨天roby换号,在北京
    要努力呀~当然我没敢跟他说这个梦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blogcn不能让游客留言  不好玩,于是翻了好多地方找了个留言簿,甚至昨晚找了太多的blog人
    的友情链接去看别人的留言簿有没有好玩的,可惜,好多人没有,尤其是女生…倒是很多男生喜欢
    摆弄这种东西…多以简洁为重,大多不美观。 
        于是申请了狠多的留言簿,最后选了这个,虽然不是很干净,但是头像很多,54个可选
    头像,diy的情趣就出来了;留言时所需的步骤也不是狠繁琐…那么就这样吧……大家  去玩呀~
        还有,有好的留言簿请推荐给我~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节日快乐。妈妈也是~我发的短信你看到了嘛~?)
    别怪我总是不写博客,杜拉斯曾说“写作等于自杀。”我相信认真的写博也算写作吧,庆幸
    我自杀倾向已经很小了吧~我年轻时曾很喜欢写日记 一本一本,大一大二也是的  乃至最近~
    只不过 日记 米有特殊情况的话 是不会有别人看的,博客呢,很多时候 我们在写给别人、
    讲故事之类……是不是有人很善于剖析自己给别人看?是不是有人很喜欢跟人共享自己的
    生活琐碎?把自己自杀的过程跟别人一起看……
      我是不是这种人呢? 说起来 我连对比较亲近的男友也不大说那些狠隐私、狠害羞的话,
    我的朋友会对我的话举一反三  因此只要我说第一句,她们就会知道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第三句
    是什么,于是才和那些说我不正常的人区别开来,她们会认为我跟她们是一类人 不是特别的    不是
    难以理解的;虽然她们往往都是那种在身边的圈子里很有亲和力的人……
        我的不善表达也许在这两年有了改善,因为似乎不是狠自闭了~然而至今让我在正式场合表现
    什么  也都是不行的,例如版聚时,身为斑竹的我,并不像个斑竹  牛头不对马嘴总算说了几句蒙混
    过关,之后就做错事的孩子般角落里呆着,只跟少数认识的人说点什么,大家都说我不合格   不像
     个斑竹;记得我和unknown刚刚去舞版时,大家都说我跟总是笑笑的她形成对比,似乎我总是摆一张
    臭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拽样……因此也米有人敢随便亲近~不过是怕生而已,也许这也算一种自我保
    护吧。只有环境不是很严肃了 我才会自在些,因此我总是试图用我不太地道的幽默感来改变气氛,试图。

        长春的春天是狠干燥的,虽然不大出门但是我知道,我整个人每日里也心浮气躁……
     其实我也有比较正常向上的举动,例如非常不同以往的:开学短短时间内就画了两张小画~
    并且不是自己留着 却是破天荒的把原稿送了人……记得这之前唯一一次送人原稿的情况是,高三还是
    高二的我把那幅在椅子上托腮思考的小可爱  在情急之下送给了某我暗恋的人。(他现在换到
    第几个女友了?什么时候心脏病发死掉啊?——我担心的是,他有米有过跟某个女孩的不纯交往?
    做的时候 心脏能不能受得了啊?……嗯 我狠好奇)而大部分时间,我都不知道到底眼睛要一直盯着
    电脑干什么,到底又干了什么,虽然做别的事情 也许同样说不上什么意义。不喜欢长春,秋天太短…
          某so请我去mamas那天,“语重心长”得跟我说:嗯,你跟我认识的营口人一样,她们都这样
    (甚至身高都一样).    ^_^不错,我们其实都一样。。。
        
       说到饭,rua今天请我吃饭,过节嘛。一路走到“一点味”我们都一直在讲话,虽然他说他过的是
    80年代的生活,我们还是狠谈得来的,难道我也那么古典……?我多想跟你一同无奈的叹气,就
    别说你怎么堕落了……
        我不过也是在十分不堪的活着……
        朋友说我很像《流浪的小孩》里唱得那种不肯停留的流浪人,他说我“是在世界中到处寻找
    寄托……”是么,至少在寻找的路上 ,我是洒脱的,很好很好,如果米找到,还是不要驻足比较好
    吧,因为 还有希望。
        我想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已经找到了让你死心塌地的“寄托”,而是被某些东西牵拌,再也上不了路……
                                               2005 0309  凌晨1:04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