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nding jobs…… 10天。还有4天。

  • “我最近瘦了”我说。  

    “胸呢?”

    “也瘦了”……

  • ——小贱与她的女儿们~图中似乎只有3只,另一只永远拱在小贱pp处,也许因为早产,它还希望自己在妈妈肚子里。由于太过虚弱,它根本没有吃奶的力气和愿望,它呼吸艰难、脸畸形,后腿瓢了一只,喜欢喷鼻涕泡,永远趴着。所以它叫“半死不活”。

    猪尾巴。名字缘于她的尾巴是卷的,据说第一窝难免畸形,但是4只猫只有一只是完全没问题的 还真是挺让人尴尬的。

     怀着四个小东西 仰躺成为可能。

    今早死掉的“半死不活”,没有给小贱以及我带来任何情绪波动,仿佛她不存在才更真实一些。不过因为一只猫的离去,小贱的咪咪终于显得不那么拥挤,也显不出小残废“卡西莫多”“小小贱”的优势,我的悲观情绪让我再也不敢去看她摸她拿她,为了不伤心而不去关注。虽然她是最最最像小贱的——无论花纹还是性格。由于活泼有力气,喜欢叫,她长得最大。也许有一天,她终于不能跟有着健壮后腿的姐妹们竞争,一天比一天更显劣势,但是至少,她独一无二的“小小贱”的称号永远无可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