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jealt生日那天画的,有些突然的决定
    jealt是我comic版的几个熟人之一,我们几个:我selena、他jealt、conan,雪人,nanablue有个专门的
    腐败群,动不动就聚会一下子~ jea要去丹东工作了,我们一群人要考研……用不用这么急着散伙?又没有人赶……
        今天要回家帮忙搬家,其实也是个比较会操心的人,14号回来,那天悠悠请饭,她考上北京研究生,
    真是恭喜~
        昨天爸爸又给我好大压力,我只当着别人说 真的不想考了 我数学太差了 也根本不爱学,现在,不得不又端正了态度。
    爸爸真伟大,知道我又不学好了~那时爸爸对着电话意气风发地说:“儿子~爸爸相信你啊~”我听到空旷地新家里他的回声……
    他总是知道侧面地打击我最有效果……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节日快乐。妈妈也是~我发的短信你看到了嘛~?)
    别怪我总是不写博客,杜拉斯曾说“写作等于自杀。”我相信认真的写博也算写作吧,庆幸
    我自杀倾向已经很小了吧~我年轻时曾很喜欢写日记 一本一本,大一大二也是的  乃至最近~
    只不过 日记 米有特殊情况的话 是不会有别人看的,博客呢,很多时候 我们在写给别人、
    讲故事之类……是不是有人很善于剖析自己给别人看?是不是有人很喜欢跟人共享自己的
    生活琐碎?把自己自杀的过程跟别人一起看……
      我是不是这种人呢? 说起来 我连对比较亲近的男友也不大说那些狠隐私、狠害羞的话,
    我的朋友会对我的话举一反三  因此只要我说第一句,她们就会知道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第三句
    是什么,于是才和那些说我不正常的人区别开来,她们会认为我跟她们是一类人 不是特别的    不是
    难以理解的;虽然她们往往都是那种在身边的圈子里很有亲和力的人……
        我的不善表达也许在这两年有了改善,因为似乎不是狠自闭了~然而至今让我在正式场合表现
    什么  也都是不行的,例如版聚时,身为斑竹的我,并不像个斑竹  牛头不对马嘴总算说了几句蒙混
    过关,之后就做错事的孩子般角落里呆着,只跟少数认识的人说点什么,大家都说我不合格   不像
     个斑竹;记得我和unknown刚刚去舞版时,大家都说我跟总是笑笑的她形成对比,似乎我总是摆一张
    臭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拽样……因此也米有人敢随便亲近~不过是怕生而已,也许这也算一种自我保
    护吧。只有环境不是很严肃了 我才会自在些,因此我总是试图用我不太地道的幽默感来改变气氛,试图。

        长春的春天是狠干燥的,虽然不大出门但是我知道,我整个人每日里也心浮气躁……
     其实我也有比较正常向上的举动,例如非常不同以往的:开学短短时间内就画了两张小画~
    并且不是自己留着 却是破天荒的把原稿送了人……记得这之前唯一一次送人原稿的情况是,高三还是
    高二的我把那幅在椅子上托腮思考的小可爱  在情急之下送给了某我暗恋的人。(他现在换到
    第几个女友了?什么时候心脏病发死掉啊?——我担心的是,他有米有过跟某个女孩的不纯交往?
    做的时候 心脏能不能受得了啊?……嗯 我狠好奇)而大部分时间,我都不知道到底眼睛要一直盯着
    电脑干什么,到底又干了什么,虽然做别的事情 也许同样说不上什么意义。不喜欢长春,秋天太短…
          某so请我去mamas那天,“语重心长”得跟我说:嗯,你跟我认识的营口人一样,她们都这样
    (甚至身高都一样).    ^_^不错,我们其实都一样。。。
        
       说到饭,rua今天请我吃饭,过节嘛。一路走到“一点味”我们都一直在讲话,虽然他说他过的是
    80年代的生活,我们还是狠谈得来的,难道我也那么古典……?我多想跟你一同无奈的叹气,就
    别说你怎么堕落了……
        我不过也是在十分不堪的活着……
        朋友说我很像《流浪的小孩》里唱得那种不肯停留的流浪人,他说我“是在世界中到处寻找
    寄托……”是么,至少在寻找的路上 ,我是洒脱的,很好很好,如果米找到,还是不要驻足比较好
    吧,因为 还有希望。
        我想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已经找到了让你死心塌地的“寄托”,而是被某些东西牵拌,再也上不了路……
                                               2005 0309  凌晨1:04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凌晨1:00。我的屋子19°    刚刚在听楼上的离奇吵闹:似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先是
    那个女子的惨叫吸引了我去扒门框,门框内是空的  成为一个很好的共鸣箱~
        她说:“求求你了 我不敢了 你不要打我~~”男主人骂道:“滚,还不快滚!”主人
    的妈妈厉声训斥她,打她,比男主人都厉害,一遍一遍的问道:“你是谁?!说!跑来做什
    么?!来了就想走 啊?!你是谁#¥%%…#”并不是有口德的女人。后来那个不识趣的女
    子被赶出来,边呻吟 边下了楼,楼上重重得关门。我们是乡下地方啊……到底怎么了,难道
    是男主人摘的野花找上门来?
     
        下午mm亚楠叫我去小市场买菜,好久没去了 顺便买指甲油,和顶针,也便答应。mm真的
    喜欢跑东跑西,不像我,却是太久米有走这么远的路了,都是出门就坐车,或自己骑
    摩托,懒得不行,爸说我过几年还会胖的 说的我毛骨悚然……心里盘算着一定要控制每顿饭
    量才好……

        昨天才下过雪,天是很冷的,全副武装仍是很冷。路上我对她说,“你看前面溜的那只
    小狗,跑起来啊 腿恨不得跟水平线有45度角,二级残废啊?^_^~”然后我跟她谈起我曾经
    养过的小狐狸,我说我养过的那只小猫啊  也有类似的特点,他一到晚上12点就发疯似的跑
    出去,跑到5楼6楼的 在楼梯上呢跟你打游击   我上去捉,它就跑下去;等我下去捉,他又
    跑上去……
        他经常,会小灰毛根根立起,不是笔直向前跑,而是虎彻彻(谐音啊)的斜着身子跑,
    象惹急的猴子  小小的  特别好玩儿~
        (最开始看到他的照片或dv都是一下子就哭出来,现在时间久了  谈起来都是美好的回
    忆了)

        我比较受我爸影响,喜欢豆腐。跟mm一起买豆腐,我傻瓜般,对卖豆腐说大姐(已
    到那种即使3、40岁的人也要叫大姐的程度了,怕得罪人…)您怎么不带手套啊  大冷天的 
    多冻啊,看 都裂了~
        “不行啊  还要找钱 装袋什么的。”我才意识到,为生活奔波的女人是顾不得“奢侈”
    的保养的,(在我的概念里这是最基本的养护了)她这样劳碌,说不定养着一个因缺少必要的
    启蒙教育和关爱而没有前途的儿子,和一个喝酒赌博的男人……(听起来感觉我有些自鸣得意
    的高姿态…事实上不是的,我是很单纯很关心的问起的…… )

        今天自从妈妈到家,我就总是碎碎念一句话:“妈,我要走了啊~你会不会想我啊~”
    我的变化是突然放了假才开始的:不跟他们太耍性子了;知道给妈妈煲汤炒菜;说话淑女客气
    多了;走得时候,恋家多了——
        我总是默默的看着他们做事:拨电视,吃饭,看东西眯着眼,头向后撤些……妈妈总是
    自信的开怀大笑,爸爸想事情时会幼稚的歪一下头……

        哥哥在法国终于找到一个上海的女友,说是夏天带回家来给我们瞧瞧。这事儿成了奶奶
    那边儿人的主要谈资…… 

    后天的这个时候 我就到寝室了, 淡忘了很多,也有一些不愿提起,新的学期开始了,2004
    的背影日渐模糊,挥手离去的那个我,沉淀些、升华些、仍流动着些地……隐藏在生活的某
    处暗流,不动声色。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情人节~祝所有情侣或单身的都情人节快乐~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byあづみ冬留)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19号回校。爸爸看了我的成绩单很是激动的找不到北一阵子,他说“考成这个样子似乎
    米有机会考研成功啦,该离网络远些,要不 下学期把电脑拿家来吧~”……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为什么哀家就不爱学习捏~

      hal给我发短信说节日快乐,他说他母亲告诉他送东西不能送伞(散),可是
    谁让事情是先发生的哪?我已懒得与各种人事周旋……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ICON30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象征春的樱花吧 随便发个图,明天去奶奶家过年了,提前写博客,
    今天跟爸妈去办置最后的年货,买了好多鞭炮,奇怪 根本看不出来我曾是个
    特别喜欢放鞭炮的孩子~^_^ 那时我几乎可算是孩子头儿,比男孩都能淘~
       晚上我摆了果盘,特有感觉了,爸爸在厅里孩子般喊了一声:过年啦~ 
    爸爸声音洪亮,呵呵,我在屋里边嗑瓜子边温馨的笑。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我的SE k700c仍然处于无法与电脑互连的可怜阶段……就这样吧
    过了年再说。
       04:33了,仍未睡觉,估计明天不能睡多少懒觉啦, 想到自从回家还米有
    看到徐莹 刘畅  虽然总是电话,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最后 七帆在这里祝
    所有善良的 我认识的不讨厌的人 也春节快乐~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在这个喧嚣和功利的时代,那些亘古常新的智慧将提醒你关注真正的价值和 
    真正的幸福。生活的意义不在于你占有了什么,而在于你从中体悟了什么”……

        事实上 智慧真的是“快乐的来源”么?你借助“智慧”看到的世界越大,自己是不是
    越发感到那份绝望的孤立无援?也许愚笨反而会轻松许多,什么“体悟”…什么“价值”…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结果……如愿看完手头one piece之后  毫无灵感的在家里当植物人的我,只能胡思乱想
    然后在blog上乱涂乱画……
        然而你们不可以责备病人~请记住我是个只会浪费地球资源的植物人…我踩!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考试周…………………………
      好几天没有时间上网,这几天也有经常跟jx联系,他偶尔晚上给我打电话,例行公事般的,可是 他不见我 却跟她去吃饭,而且不是一次。刚刚知道时真的心痛,想想 他到底跟我什么关系?——什么也不是,说好听的才是“朋友”而已……本来我是看的开的,他不喜欢我,也可以不顾……我不过想暂时把感情给一个人而已,可是他没给我机会  他让我对他失去信心…我是不需要同情的  即使不反对同情的存在,也不用他用欺骗来同情… 这样显得我像个乞丐……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05 01 02那天  我突然想到hf……想到他总是会掐我的脸;想到他的某些动作很优雅 而~
    奇怪,当你认真回忆一个人时,没有了样貌,你记得的只是一些可有可无的感观……
    hf是属于夏的,那种清爽   飘着淡香的味道,他有着白净到透明的皮肤,优雅的带着完美主义,真正的适合远观的一个人……
    于是我真的,在夏天过后,眼看着那段感情的戛然而止……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一生一世"是,那个人背叛了你,你仍希望他回到你身边。
    ———世上最无法掩饰的,是你不爱一个人时的那种眼神。
    ——爱情,就是美在无法拥有。
    —— 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
         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
    ——我们的爱和伤痛,是因为世上只有一个他。
    ——得到了,又忘记如何得到。
    ——为什么我们总是不懂的珍惜眼前人?在未可预知的重逢里,我们以为总会重逢,总会有缘再见,总以为有机会说一声对不起,却从没想过每一次挥手道别,都可能是决别,每一声叹息,都可能是人间最后的一声叹息。
    ——嫉妒可以独立存在,但是爱,必然和嫉妒并存,正如失望在幸福里存在。
                                                                         ——————张小娴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